当前位置:365妹妹社会中国绿卡管理新规征求意见,申请门槛降低了吗?
中国绿卡管理新规征求意见,申请门槛降低了吗?
2022-07-14

原标题:中国绿卡管理新规征求意见,申请门槛降低了吗?

图片来源:图虫

实习记者 | 刘世龙

外国人拿到中国绿卡的难度系数将要下降了?2020年2月27日,司法部发布《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引发广泛关注。

所谓绿卡,即外国人永久居留证,最早起源于美国。外国人持有中国绿卡,可享受准国民待遇。

按照《条例》规定,永久居留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工作可免办外国人工作许可,并可按照有关规定参加职称评审评选,可以购买自用、自住商品住房并缴纳公积金。持有绿卡者未成年子女也可以在中国接受义务教育,不收取国家规定以外的费用。

据悉,正在征求意见的《条例》分别从依法在中国境内工作、因国家发展需要所引进、对中国社会做出重大贡献、国内企业投资、家庭团聚需求五个方面对外国人申请在华永久居留资格进行了规定。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对界面新闻表示,《条例》让外国人才申请永久居留变得更加便利。

赵良善认为,此次征求意见稿尤其重视了外国人家庭成员永久居留的需求,明确并扩大了家庭团聚人员申请永久居留类型,同时还明确了外国人出入境服务的流程,将为外国人在境内的生活提供较为刚性的制度保障。

界面新闻注意到,该《条例》曾于2016年6月由公安部发布草案并首次向社会征求意见。相比草案稿,《条例》不再提及“融入测试”,即为促进申请在中国境内永久居留的外国人的社会融入,公安部可以会同有关部门对申请永久居留资格的外国人进行汉语水平、中国基本国情、中国基本法律常识等社会融入测试。

而对于外籍华人,草案稿曾专门列出申请永久居留资格的条件,《条例》此次则全部删除,并且也删除了外国人永久居留证件的使用期限相关规定。

山东豪才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玉军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指出,《条例》对不予批准永久居留的情形进行了列举,是相较于2004年旧版规定较为亮眼的改动,“旧版中只列举了申请条件,没有拒绝条件。”

中国绿卡制度开始于2004年。2004年8月,公安部联合外交部发布《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自此中国正式建立外国人永久居留制度。

不过,早期中国永久居留证的申请门槛极高,曾被外国人视为世界上最难拿的绿卡,财经杂志曾引述官方数据显示,2004年至2013年十年间,仅有7356名外国人获得绿卡。

直到2016年,中办和国办下发《关于加强外国人永久居留服务管理的意见》,提出推动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人才永久居留申请标准,中国绿卡制度开始全面改革和完善。此后,2017版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正式启用。2016年,公安部共批准1576名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较上一年度增长163%。

2018年4月2日,国家移民管理局正式挂牌,并开始承担起外国人停留、居留和永久居留等管理事务。据官方通报,在挂牌后的两个月内,国家移民管理局共批准1881名符合条件的外籍人士在华永久居留,这已相当于2017年的审批总和。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研究员高程日前指出,该《条例》最终获得通过是大势所趋,因为这符合作为一个开放型大国的方向,世界主要国家也大都有类似管理条例。随着中国发展和物质实力的上升,从担心人才流失,到鼓励海外华人的人才队伍回流,再到吸引外部人才流入,这是一个发展过程。

不过,有不少网友认为《条例》对外国人申请永久居留门槛设置过低,正式施行后可能会导致外国人大批涌入中国。《条例》还规定了一项条款,“外国人因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在中国境内永久居留的,可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对于何为正当理由,外界担心实际操作中可能留下被钻空子的空间。

对此,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日前发文称,《条例》规定的外国人申请在中国永久居留的门槛其实并不低。不仅如此,他还表示,该《条例》有兜底性的条款,意味着国务院还可以对外国人永久居留资格实行定额审批制度,实行每年的总量控制。所以,外国人要想在中国拿到永久居留权,难度并不小。

刘玉军也对界面新闻表示,他并不认为《条例》中的部分内容条例倘若正式施行会带来负面影响,“中国需要融入国际社会,中国也需要国际人才的加入来发展社会经济。如果担心外国人来中国造成不好影响,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在具体的 “人”身上,与法律法规无关。”

赵良善表示,如果政策最终得以实施,吸引很多外来人口到中国是必然的,但是并不会造成资源的抢夺,反而会激发我国人才的核心竞争力。

网友讨论此次《条例》的一个焦点是,外国人因家庭团聚需要可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可能会引发“假结婚”的乱象。

按照《条例》规定,三种情形可以按家庭团聚名义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但是其中设定的条件相对非常具体,除了亲子团聚情形,比如申请随配偶永久居留的,须婚后已在中国境内与配偶共同生活五年,且每年实际居留累计不少于九个月,并有稳定生活保障和住所;投靠直系亲属的,首先需要在国外无直系亲属,并且也要符合连续居留五年(每年不少于九个月),且有稳定生活保障和住所等条件。

刘玉军对此表示,其实早些年前,国内小部分人移民国外时也采取过“假结婚”的方式,“这种情况未来或许会存在,但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此阻挡了有真正需求的人。”

高程也建议,对外国人才的引进可严格控制人数限额,应该定位高级人才及家属,符合这类条件且有意愿的人员数目不会很多,所以每年控制在小额数量上即可。其次是确实保证引入真正对中国发展有用的人才,要就其教育和职业经历等设置门槛和导向,有针对性进行筛选。

“中国的绿卡本就是最难拿到的绿卡之一”,刘玉军说道。他表示,以很多西方国家为例,只要买房就送永久居留权,但中国绝不可能这样规定,《条例》正式实施后,短期内中国绿卡申请条件不会放松,恐怕仍将是世界上最难取得的永久居留资格许可。